mes
背景:
阅读新闻

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进程

[日期:2016-09-13] 来源:互联网  作者:沸腾网整理 [字体: ]

     “互联网+制造业”的融合

     “互联网+制造业”是全人类的大事,为什么这么说?互联网企业与生俱来的创新DNA让他们不断追踪技术前沿,他们是全社会创新的引领者,是全社会全人类的潮流。而制造业又素被称为“工业之母”,如果没有了工业,世界会变成什么样,工业也是一切社会的基础,所以“互联网+制造业”的融合是全人类的大事!

     再看看最近这两个融合发生的几件大事,真可谓轰动一时,从谷歌的跨界造车和机器人,到和亚马逊“同根生”的蓝色起源太空探索公司发射了可回收火箭并成功实现着陆,再到Facebook进军制造业。互联网公司张开双臂,积极拥抱制造业,几大互联网巨头对制造业可谓是“情有独钟”。

     互联网为何对制造业“情有独钟”?

     被称为“摧毁”实体经济的“罪魁祸首”互联网企业,为什么不约而同进军制造业呢?马云在多个场合表达过类似看法,即待实体经济复苏、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成功之后,阿里的时代就会过去。他甚至自认,最后悔的事就是创办了阿里,以至失去了很多宝贵机会。这话无疑说得有点矫情,但和扎克伯格的Area 404实验室一比,倒也能看出马云的忧患意识。在互联网经济飞速发展的这几年,中国传统制造行业一直低迷,实体经济不振。但实际上,许多前沿技术创新恰恰 是硬件与软件、制造业与服务业高度融合的,制造业恰恰是科技创新的主战场。

     从Facebook进军制造业来看:

     首先,制造业更多的是“硬”创新,创新出来的产品、技术是看得见摸得着的,相比之下,互联网创新更加务“虚”,更多的是服务和商业模式的创新。而要引领行业发展,抓住用户,需要“软硬兼施”。比如,Facebook联手三星进军VR领域,就是看准了头戴式VR设备有望成为下一个智能手机,将在社交、多媒体、游戏等方面大放异彩,越早切入,就能越早掌握行业的主动权:一方面,借助智能硬件拓展企业业务领域和新的市场增长点;另一方面,通过把VR硬件和社交应用相结合,更好地把用户黏在自己的平台上。对于谷歌而言,虽然之前推出的智能眼镜等硬件产品口碑扑街,但谷歌并不指望通过硬件发家致富,而是意图通过对制造业的开拓,不断提升其产品服务,加大在操作系统方面的话语权,其大力发展谷歌汽车无人驾驶系统、谷歌机器人操作系统就是佐证。

     其次,为现有业务提供服务。Facebook工程师斯宾塞·伯恩斯(Spencer Burns)表示,这个大小如半个橄榄球场的实验室里,内含削铁如泥的五轴喷水器和九轴铣车床,电子显微镜和CT扫描仪则可以帮助工程师对部件进行故障分 析。在过去,如果将硬件测试项目外包给外部的实验室,可能要花费好几周,现在有了自己的实验室,完成这些工作仅需几天—从中可见制造能力对研发与创新的重要性。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美国重振制造业亦是基于对此的反思。

     实现智能制造离不开互联网

     “互联网+制造”不一定是智能制造, 但是要实现智能制造一定离不开互联网。智能制造是面向产品全生命周期,实现泛在感知条件下的信息化制造。智能制造技术是在现代传感技术、网络技术、自动化技术、拟人化智能技术等先进技术的基础上,通过智能化的感知、人机交互、决策和执行技术,实现设计过程、制造过程和制造装备智能化,是信息技术、智能技术与装备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与集成。智能制造,是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的大趋势。

     智能制造一定是“互联网+先进制造”。“互联网+工业3.0”是智能制造的雏形,智能制造一定是“互联网+制造”的高级业态,即“数字化+网络化+智能化先进制造”。中国制造的智能化路径,要以“互联网+”为抓手,全面加快工业1.0升级、2.0补课、3.0普及、4.0示范,以实现生产过程的自动化、流程管理的数字化、企业信息的网络化、智能制造的云端化,从而不断注入新动力、开拓新市场。比如国际机器人联合会认为,正在世界各地“服役”的100万台机器人直接创造了300万个就业机会,并将在今后5年内在消费电子、食品、风能、太阳能、先进电池制造等领域再创造100万个岗位。这是一个长期、渐进、累 进、爆发的过程。

     制造业企业拥抱互联网

     现在互联网领域流行谈情怀,大佬们恰好都有一颗要改变世界的心,通过在制造领域的探索,去创造出新工具为人类社会服务。

     在软件蚕食世界的阴影下,传统工业巨头面临互联网公司的威胁时该怎么办?当数据变得比实体更有价值时该怎么办?作为物理世界最大的创造者,通用电气的做法既不是嗤之以鼻,也不是把头埋进沙子里,而是主动转型,打造自己的工业互联网。为此,通用电气先给自己制定了个能达到的小目标,比如明年先让自己的大数据分析业务挣它1个亿美元。

     GE CEO杰夫·伊梅尔特(Jeffrey R. Immelt)回忆起2009年6月的一天,突然有一刻他陷入了沉思,当时他正在跟通用电气(以下简称 GE) 的科学家讨论研发中的喷气发动机,他们给发动机装上了许多传感器,每一次飞行都能产生大量数据——但然后呢?

     数据有朝一日会变得跟机器本身一样有价值,也可能比机器本身更有价值。但 GE 却没法利用这些数据。于是,Immelt 决定要提高自身的软件能力。GE 这个制造涡轮机、飞机引擎、火车头以及医疗影像设备的制造商,需要把自己当成 Amazon 和 IBM 的竞争对手。

     那时候GE正在试图摆脱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,回归重工业的本源,他们把臃肿的金融业务 GE Capital 大部分都剥离了出去。这一过程持续了数年时间,GE 出售了几十亿美元的资产。今年夏天,政府机构“太大而不能倒”的金融机构短名单中已经没了GE Capital 的名字,他们的重组奏效了。

     2011年,GE 悄悄地设立了一个软件中心,地点位于加州圣拉蒙,距离旧金山24英里。现在圣拉蒙最重要的项目之一是开发一个行业级的操作系统——替工厂和行业设备,做出微软Windows或Google Android。这个项目对于GE 2020 年要成为“十大软件公司”的目标来说至关重要。

     互联网企业与制造业企业

     哪个将引领潮流?

     互联网与制造业正在积极的拥抱,相互融合发展,这对促进工业4.0以及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来说是件大好事,但是互联网进军制造业对于制造业本身的企业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?尤其是那些引领行业发展的大企业来说,互联网公司的进入对他们会是一个冲击吗?还是一股拼搏发展的动力?我想二者应该都有吧,那么今后制造业企业的发展将会如何?互联网企业真的会跨界引领制造业吗?还是制造业企业通过互联网的手段继续引领行业发展?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manager | 阅读:
mes